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南风

章一 · 北走

接到调任通知的时候室井慎次正在整理办公桌,那个叫做山下的新人恭谦而有理的将信封交到了室井参事官的手上,然后又恭谦而有礼的离开,标准的本部新人模样。

当他再拿起那个薄薄的信封时已经是深夜了,刑事部依旧忙碌,办公室外表情冷漠的精英同僚们有条不紊的工作着。

拆信刀划开纸张发出沙拉沙拉的声响,室井慎次看着那张印着朝日影纹章的信纸,眉头用力的纠结在一起。

“竟然是北海道啊……”

两天之后,室井慎次踏上了东京至青森的新干线,列车渐渐驶离站台的时候东京的初雪刚刚落下,而网走的积雪已经很深了。

------------------------------

北海道·网走·美幌町·美幌署·刑事部

“新任的署长马上就要到了啊……”

这个留着一头微卷的长发,妆容雅致,正捧着咖啡八卦的女人叫做小野绿,二十八岁,独身。

“可不是吗,据说是本部的精英官僚呢。”

回答她的女人叫做小野瞳,是小野绿的姐姐,短发,三十八岁,离异。

“这么说来就是被流放了吗?”

“真可怜啊,从东京到我们这种乡下地方来。”

“乡下有什么不好的,姐姐你不也是在这乡下长大的吗!”

“我可是曾经嫁到东京去过呢。”

小野瞳如此说着,带着骄傲的表情。

“最后不还是灰溜溜的跑回娘家来了。”

小心的拿眼角瞟了瞟姐姐,小野绿轻声的吐槽道。

此时刑事部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看起来很和善的老头拍着身上的积雪走了进来,随手将帽子扔在了桌上然后抢过了小野绿手上的咖啡杯捧着。

“代理署长!”

小野绿愤怒的与老头——代理署长森健太郎对视着。

“阿拉,你们,都不用工作的吗?都坐着干什么!”

老头完全无视小野绿的满腔怒火,捧着热乎乎的咖啡杯一脸无辜的样子命令道:“工作!!都工作去!!可不能当税金小偷啊你们。”

“到底谁才是税金小偷啊!”

小野绿最后狠狠的瞪了森代理署长一眼便埋头开始整理文件了。小野瞳还是老神在在的模样,歪过脑袋,看着正处在半待机状态的老头,不满的嘟囔道:“老说工作工作什么的,雪这么大小偷都不会出来的啦,到底有什么工作啊……”

话音刚落森代理署长便怪叫着跳了起来,一边说着:“啊~忘记了忘记了该怎么办啊!”一边慌乱的擦着打翻的咖啡,小野姐妹则在一旁趣味津津的看着。

“喂!我说你们啊!来帮忙!帮忙啊!”

森代理署终于放弃清理已经渗入衣服里的咖啡,慌张的朝小野姐妹叫着,后者满脸看戏的表情。

小野绿默默地捡起地上的咖啡杯,走到姐姐身边小声问道:“到底要帮什么忙啊,写干洗费的报告吗?”

森代理署长绝望的看着丝毫不把自己当一回事的下属们,深吸了一口气。

“快去准备迎新会啊!新署长下午就要到了!!”

------------------------------

北海道·网走站

从东京到青森,十二个钟的夜车,再转两趟特急,越往北雪便下得越大。最终到达网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室井慎次在车站外叫了辆出租车,便往美幌署驶去。

一路都是被大雪覆盖着的景象,麦田,空地,屋顶,铲雪车慢腾腾的移动着。

揉了揉被冷空气刺痛的双眼,新任的美幌署室井署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景象是如此熟悉,就像是童年时的秋田。

------------------------------

美幌署的前坪现在十分的热闹,似乎整个警署的劳动力都集中到了这里,这些精力过剩的男人们正在挥舞着铲子清理积雪。

这时警署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来,刑事部的巡查部长吉田英一满脸疑惑的抬头看向办公楼。

“发生了案件吗?”

“这么冷的天气……还真是敬业的小偷啊。”

交通部的新人清水大介抬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美幌署的各位同僚~”

广播的声音悠悠扬扬的飘起来,小野瞳懒洋洋的声音回荡在美幌署的上空。

“美幌署的各位同僚,请马上停下手头的工作,速来刑事部集合,这不是演习,重复一次,这不是演习……”

小野绿从二楼刑事部的窗户里探出半个身子来用力的挥着手。

早就铲雪铲得浑身酸痛的男人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欢呼着丢下手头的工具朝办公楼跑去。

-----------------------------

满地的铲子,凌乱的积雪,还有许多被踩过的手套。

这就是室井慎次踏入美幌署第一眼看到的东西。

办公楼前连个门卫都没有,整个一楼空旷无人。

“……发生了事件……吗?”

疑惑着,新署长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

“来了来了!!!”

小野绿将二楼的窗户拉开一条缝隙往外窥视着。

“是什么样的人?”

小野瞳急切的询问着,用力的朝窗户挤。

“啊……真厉害啊,走路的时候手臂都不会摆动的……这就是精英吗。”

“噢噢,让我看一下让我看一下。”

在一天到晚总是吵闹个不停的小野姐妹身后,森代理署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套新制服,刑事部部长长岛武正在帮他整理领带。

吉田英一挂好了最后一个气球,叉着腰一脸幸福的检查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交通部的那个姓清水的新人正忙着将为圣诞节准备的彩带分发到各人手上。

-------------------------------

最后抬头看了一眼门牌,确认是刑事课之后室井慎次将手搭在了门把上,紧皱的眉头强烈的表达出他的不满。

“真是太松懈了。”

如此想着的室井署长用力的将门打开。

咔嗒。

“署长~~欢迎接任美幌署~~~~~!!!!!!”

最先响起的理所当然是小野姐妹高分贝的欢迎词,然后是砰砰拉响彩带的声音,凌乱的掌声夹杂着相机快门咔咔的声响,镁光灯一闪一闪。

室井慎次维持着刚踏进门的姿势,整个人僵硬在那里。嘴唇紧紧的抿着,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两条眉毛几乎要挤到一起去。

美幌署的各位都屏息以待。

漫长而又尴尬的沉默之后,新署长终于抬起头来,将手从门把上抽下来,用力的握拳,似乎在努力的压抑着什么。

“我是室井慎次,你们的新署长……”

低沉而又疲惫的声音在小野姐妹开始欢呼前又再度响起:“现在……都去工作!”

-------------------------------

“搞什么啊,我还以为会是更有趣的人呢……”小野绿抱着从资料室拿出的人事档案朝同行的清水大介抱怨道。后者手中同样抱着大堆过往案件的存档。

“我倒是觉得新署长不错呢,精英啊……”说着,交通部的新人脸上便流露出了神往的表情。

“就算是精英也不能一来就指手画脚吧!”

“也不能这样说啦……”

“‘你,去把人事档案拿来,还有你,过往案件的资料,你,组织人员把前坪收拾干净,其余的人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小野绿眉头紧皱的模仿着新署长发号施令的表情,然后不爽的发出怪声。

清水大介有些无所适从的跟在她的身后,看着这位美幌署的大小姐毫不掩饰的发泄对新上司的不满。

-------------------------------

而此时的署长室内,室井慎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再度回变成副署长的森健太郎紧张的站在办公桌前,拿眼角小心的偷看着沉默良久不知为何似乎苦恼不已的新署长。

“那么,人员情况是这样……总务课警务课各两人,生活安全课四人,刑事课六人,交通课四人,警备课两人,盗抢课四人,暴力犯罪课四人,组织犯罪对策课两人,加上你我,一共三十二人对吗?”

“是……是这样没错。”

“过去的几年间……这里的犯罪率似乎很低呢……”

“啊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乡下地方啊。”

“案件的破获率也同样低呢。”

“……”

-------------------------------

森副署长从今天上午还属于自己的署长办公室走了出来,小心的关上门,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刚抬起头就看到了已经进入看戏模式的小野姐妹正端着咖啡带着微妙的笑意凝视着自己。

“安全上垒?”小野绿将手里的咖啡递了过去。

“啊……安全安全……”接过咖啡的森副署长心中荡漾着幸福的暖流,然后下一秒就发现说漏了嘴。“……等等,你什么意思,好像说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说着便把咖啡退回了小野绿手上,气呼呼的走开了。

“呐呐,新署长是个怎样的人?”小野瞳似乎对新署长很有兴趣的样子,快步追了上去。

“要说是什么样的人我一时也……总之就是很容易让人紧张就对了。”

“……让人紧张?什么嘛,这不等于和没说一样吗。”

-------------------------------

全员加班到晚上十点,这在美幌署的历史上几乎是没有出现过的重大事件。每个办公室里都飘荡着躁动的气息。

一旦出了什么问题,当然是要寻找契机,而这个事件的契机显然是新署长。

副署长不敢在署长回家前离开,副署长不走课长也只能留下,课长还在系长当然……于是层层追究下来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情况。

“喂,副署长!去催一下吧!”

捧着泡面的小野绿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晚上我在追的电视剧就要演最后一集了耶!”

小野绿的发言引起了大家强烈的共鸣,已经快突破临界点的各位用热烈的眼神注视着森副署长,而后者的感想就像是先前站在那张办公桌前一般如坐针毡。

“……啊……就算你们叫我去催我也……”

“……出现了!!”

交通课的女警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突然的发言让大家都吓了一跳。

看着正坐在沙发上大口喝水的女警,小野姐妹互相交换了一下疑惑的眼神。

“……出现了?”

“……妖怪……吗?”

“才……才不是呢!”女警收拾了慌张的模样,努力地平复着呼吸:“那个新署长啊……出来了!”

-------------------------------

“……”

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之后又看了许许多多的文件,室井慎次早就累得不像话了。但即使如此,看到几乎整个警署的人都聚集在会客室里的闲散模样还是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很闲吗?”

森副署长急忙站了起来,搓着手,表情尴尬。

“啊……那个……署长……”

“有人能告诉我宿舍在哪里吗?”

“啊啊……真是非常抱歉……忘记了!一不小心就……”

“……”

“那么我马上带您去。”

今天无疑是森健太郎三十年的警察生涯中最紧张的一天,即使是第一次拔枪时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偷瞄到新署长紧皱的眉头时,他唯一的感想便是“这回完蛋了”。从见面起眉头就一直那样,绝对是生气了吧,绝对。

-------------------------------

领到的钥匙有两片,黑色的塑料钥匙扣背面印着朝日影的纹章,正面写着“801”。

标准且符合规格的警员宿舍。客厅大约四张榻榻米大小,除了一张茶几之外什么都没有,书房里倒是有两个书柜和一张办公桌。卧室里挂着白色的窗帘,深灰色的床单看来是新换上的,厚厚的棉被整齐的叠在床头。唯一另室井感到意外的是浴室里竟然用的是柚木浴池,就像是秋田的老家一样。

将头深深地埋到热水里,柚木的气味随着蒸汽飘散在空中,窗外雪又渐渐的下了起来。

室井慎次的这个冬天,还很长呢。
TOP / NEXT
+援助交际+

脱脱阿金王上油井女王少爷姑姑波波老湿

★你們將看到我齷齪的妄想。  ★Author→啊哈

★  ★Designed by MACAREO